劉  迪
  今天的亞洲,存在兩種力量。一種是促進亞洲團結的力量,中國—東盟自由貿易區、上海合作組織即屬於這種力量。另外一種是分裂亞洲的力量。例如在日本就有這樣一些主張,其中一種是“海洋國家同盟”構想。這種思考強調日本的特殊性,力主引進域外勢力,建立海洋國家同盟,形成對抗亞洲大陸的勢力。第二種是“價值觀同盟”構想。這種主張提倡價值觀外交,搞價值觀相同國家的聯合,包圍中國。第三種是提倡“亞洲國家等級論”。這種觀點把亞洲國家按文明時序、文明高低區分,認為中國是“現代”國家,而日本則是“後現代”國家,具有更高文明。
  上述三種觀點,均以不同方式,從各個角度試圖分裂亞洲。
  站在亞洲團結的立場,我們必須強調“亞洲一體”。亞洲曾有一個彼此學習的時代,在此過程中形成了許多共同的價值觀念。自20世紀90年代,亞洲呈現普遍繁榮,彼此經濟聯繫日益密切,但是今天,分裂亞洲力量增長,亞洲國家必須更加團結,才能抗衡分裂。
  當前亞洲整體走向復興,面臨如何面對域外勢力干預問題。域外勢力往往通過、利用亞洲國家狹隘民族主義實現目的。我們需要恰當對待域外力量在亞洲的存在,同時有效控制亞洲地區的民族主義。這是亞洲團結、崛起的關鍵。我們應耐心說明,亞洲團結,並非排斥域外國家的存在。團結的亞洲,要構築的體系對外應開放,對內則應相互合作、包容。
  亞洲存在兩種民族主義,一是抵抗民族主義,另一是狹隘民族主義。在追求民族獨立、維護統一方面,抵抗民族主義發揮了重要作用。今天,這種抵抗民族主義已經積澱成為國家建設的正統性。展望未來,這種抵抗民族主義,完全可以升華成為一種融合亞洲的力量。
  至於第二種狹隘的民族主義,則是亞洲團結的障礙。今天,反對狹隘民族主義在亞洲造成的分裂,促進亞洲團結應是各國民眾的利益所在。
  自由、民主、法治、市場經濟等,是現代國家的普遍要素,並非為某一國家獨有,更不能以此劃線,製造對立。另外,推行價值觀外交的亞洲分裂主義者,否認亞洲的普遍價值。許多亞洲國家,都可以發現其價值體系存在開放、多元、包容等特點。在維護傳統價值同時,亞洲均在不同程度引進自由、民主、法治與市場經濟制度。
  對亞洲文明崛起,中國應肩負更大責任。中國可以成為繁榮亞洲文化的大集散地,可以借這個集散地,實現亞洲文化的融合與重塑。中國應大量派遣優秀學生到亞洲各國、周邊各國學習,大量吸收亞洲國家青年才俊來華留學。要大力介紹周邊國家的文學、藝術、學術成果,讓周邊國家的優秀作家、演員、學者在中國家喻戶曉。
  一個不斷增長的巨大市場正在亞洲這片廣袤的土地上形成。西太平洋沿岸10餘座千萬級人口超大城市以及周邊城市,聯成一條西太平洋城市帶。ICT普及、高密度城市空間發展、高鐵航空網絡普及,將亞洲日益連成一體。亞洲民族勤勉自強以及變革意識,創造了人類歷史空前的繁榮。這一切,都離不開亞洲團結。▲(作者是旅日知名學者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家庭幫傭

gr26grvm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